您的位置:伟德体育 > 伟德旅游社 > 嘉峪关的大门是朝西开的,我要和你交一辈子朋

嘉峪关的大门是朝西开的,我要和你交一辈子朋

发布时间:2019-11-17 20:32编辑:伟德旅游社浏览(150)

    第1天
    2014-08-11

    昆明柏联酒店¥3980起立即预订>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嘉峪关的大门是朝西开的关裕年在我们中国,大多数建筑都是坐北朝南的方向,可是,这次去甘肃嘉峪关却发现,这个城池是坐西朝东的一个小“城池”,这是为什么呢?在甘肃河西走廊,有祁连山和黑山南北夹击,这个嘉峪关市就只能是东西方向存在了。从张掖乘车来到嘉峪关,一路向西,祁连山以它的巍峨与严峻矗立在我们的左手方向,从来没有断续过,时而以雪山的面目出现,时而是青山草原展现在我们的面前。但是,归根结底,祁连山总是存在。到了嘉峪关,祁连山就更加抢眼了,雪山承托在城墙的背后,彰显出嘉峪关特有的美丽情景,尤为感人。祁连山脉是中国境内主要山脉之一,位于中国青海省东北部与甘肃省西部边境。地跨甘肃和青海,西接阿尔金山山脉,东至兰州兴隆山,南与柴达木盆地和青海湖相连,山脉西北至东南走向,由数条近似平行的山脉组成,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平原河谷占山地面积的3/1以上,有山地草原和针叶树林交替分布,祁连山意为“天之山”。

    展开更多酒店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成都

    嘉峪关关城 图片 1

    发表于 2016-08-31 10:59

    没去云南之前,对云南的印象就是风光秀美,因为“彩云之南”、“七彩云南”的广告做的很成功。还有一点模糊的记忆,应该还是小学语文课本上,有关于云南是个民俗大家庭,知道云南是个少数民族最多的省,民俗服装很鲜艳。

    图片 2

    图片 3

    还有就是前几年炒作起来的天价普洱茶,记住了云南还有一个出茶叶的地方叫普洱。这些都是零碎的记忆,拼凑起来的云南记忆,不知道没有去过云南的人,是否和我一样来自这种记忆。图片 4图片 5

    图片 6

    参加乐途网组织的十二星座普洱行,在湄公河旅游集团的精心组织下,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云南,虽然有点盲人摸象的感觉,虽窥一斑难知全豹,但毕竟是自己所见所闻的亲身感受。走了那么多的地方,看了那么多的风景,认识了那么多的朋友,也用自己的笔触和相机,记录下了几篇博文,但内心深处总有一种情愫在涌动,像深藏千年的岩浆要喷发。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这种强烈要写的欲望,时时撞击自己的心灵,可总是下不了笔,那么多的人和事,相互交结在一起,形成一个个断切面,可连接点的线又总是模糊不清。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划过的那一帧帧画面,渐渐定格清晰的,还是那一张张纯朴的笑脸,那在大山中生于斯长于斯的乡民。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可能源于我是个从乡村走出来的,心里流淌的还是那份质朴,就像山涧的溪水,失去了山的依托就成了河。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我一直行走于乡村,记录于乡村,对乡村特有感觉,与山里人的那份憨厚同一个频道,与他们的脉搏共震。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当主办方带我们踏上景迈山,跨进翁基古寨,我就像打了鸡血似,一头扎进了寨子。记得刚建新房的老者,看到满头大汗的我,迫不及待地从屋里端出了凉水,看到我在拍他身边的狗,兴奋地和狗玩了起来,让我拍个够;记得那位补衣服的老人,看到我在拍她,没有一丁点的不高兴,流露出的笑容是那么和蔼可亲,那一瞬间,让我想起了奶奶;记得我没有买一两茶叶,却在一个经营茶叶的店里,喝了一杯又一杯…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我还记得,在糯岗古村那位卖土蜂蜜的大娘,热情地叫我吃,让我甜得一下买了4瓶;我还记得,那几位大娘为了配合我们拍张照片,竟然把孙子放在一边;我还记得,在老达保村那位大哥大嫂,看到我走进他们家,马上切开西瓜,拿出香蕉叫我吃,吃了还非要用袋装好,带到车上去吃……

    图片 25

    行程:

    D1 云南快活林餐厅 云南野生动物园游览

    D2 墨江北标园

    D3 银生茶庄

    普洱太阳河国家公园原始森林穿越 野餐和森林露营

    D4 普洱太阳河国家公园(长桌宴、风情表演、犀牛坪景区、下午茶、生态小火锅)

    住宿:小熊猫庄园

    D5 拉祜风情园

    博航旅游特色村、西盟观景台

    佤王宴 《佤部落》篝火晚会

    住宿:云南首例稻田泳池精品酒店

    D6 勐梭龙潭

    佤族农家菜

    老达保哈列贾乡村音乐小镇(演出、老达保农家晚餐 祝酒歌、民风)

    住宿:惠民镇

    D7 景迈山柏联精品酒店参观 柏联普洱茶庄园

    景迈山(景迈茶庄、千年古茶林)

    景迈山(糯干傣寨、翁基布朗族古寨、帕哎冷古茶庄园)

    图文/刘树桢

    武侯祠

    嘉峪关关城

    杜甫草堂

    图片 26

    发表于 2002-03-08 22:29

    走四川之成都--海螺沟--康定 一,入蜀 飞机终于升空了,时间是2001年12月31日,下午1点15分,向着成都的方向。 原来入蜀真的这么难,窃以为一开始我选择了登天的路是正确的为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句老话,而且490机票广州至成都当然比同样4百多的火车票来得划算!当然这是小鬼chiro一周前飞重庆的价格,而现在是新年元旦的前一天涨至620可是掂量掂量与象蜗牛般消耗生命40多小时在火车上相比还是可以接受。谁知,还是棋差一着。 因为定的航班是08:15,家里去到机场要花1个多小时,换言之天色还在朦胧我就得从暖烘烘的被窝里爬起来。尽管身子窝到此刻最是温暖舒服的感觉诱惑着我,而此刻更刺激我每个毛孔的却是川菜呀美食。为了不浪费时间,早班机赶过去和已由重庆早一天到了成都的小鬼会合吃早饭连中饭一起,然后逛成都、然后晚上再美美的吃火锅…… 成都一天就搞掂了,晚上再补回前一晚的睡眠不足,明天,脊骨头透着那股川辣气就可以浩浩然地奔海螺沟冰天川地里去了。 可是,候机厅里听着“很抱歉的通知”脑子有点发麻“成都的航班因对方机场原因不能按时起飞”胃开始蠕动,接着是更强烈的翻动“起飞时间未明!!”天!机场一贯罔顾候机时间为生命的丑陋恶习我明白这将是对我耐性的又一次严重折磨,嗳,我的胃! 下午3点30分,我的脚终于第一次踏上蜀国都城的土地了。这是我坐的最难受的一次飞行,海拔的原因抑或天气缘故?耳朵的强烈堵塞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很奇怪居然还能听到空姐的窃笑。找到了小鬼住下的蜀汉酒店,那是成都网友帮忙订好的,然后把她从一天无所事事就为了等候我的闲逛中揪了回来:我来了! 这天的天气:成都,大雾。 二,除夕夜 蜀汉酒店位于成都城的西南面,斜对面就是武侯祠,门口多路公交车,交通很是方便。只是我们去的那时候门口的大街刚好在修挖,烟尘在眼皮底下翻滚,需掩面而过。 成都的天空弥漫着灰雾,仿佛整座城市在漂浮着,误机的原因是跟这雾有关的。树叶是灰色的,两旁的房屋也是灰色的,我想这跟冬天没关系。路面是眼睛最不想看而又不得不仔细盯着的,因为一不小心就会中招---那里的人啊已经习惯性的不断往地上吐痰,我有点担忧他们的鞋。 公交车还有售票员,手里抓着大叠的车票面无表情地吆喝着;车站旁边人力车三群两群在候客;骑自行车的人挺多,悠悠的,不过也不象常人说的那样慢吞吞;我也在悠悠的看,扫描着遐名的蓉城美女。 及至在成都的最后一天去杜甫草堂,去三星堆博物馆,所到处都笼罩在大雾里。不过有意思的是在三星堆雾霭重重的摸索中,就象是我在揭开历3000多年古蜀汉云遮雾障的神秘面纱,此情此景,真叫人回味无穷。 抵受不了胃的折磨我俩决定早早出去觅食。成都网友已留了话晚上要过来小聚,顺便商量明天的行程安排,所以也不敢跑远。 成都的道路是以市中心的天府广场为中轴往四方扩散的分布,就象八卦图,这又跟孔明先生有关吗?呵呵!武侯祠大街这条蜘蛛线与一环路相接,近郊之地,估计让人的肉火上升的川菜店少矣;而且小鬼是闻辣色变的家伙。可是我的胃已经挂在舌头上了,突然瞧见了家小店,干净,老板是大块头汉子,猪手清炖汤、春面,我还是忍不住拿了小碟红红的辣鸡丝,在川地点辣不沾的怎么对得起这儿的父老啊! 小鬼的方向感极强,短短两天已把附近八卦图摸了个底。天渐暗下来,街上忽然就热闹起来,一下子冒出许多摆买摊档,挂出昏黄的灯,感觉象以前广州的高第街。 跟小鬼相识很偶然。那一夜,成都的舒猫猫南巡羊城,驴家云集,盛况空前,而小鬼身为驴家之一带来的神龙架照片全场触目;在那一夜,我不是驴友,只是个凑热闹的过客;就那一夜后,留下了我们这班来去自由的朋友。于是有了4月的阳朔大会师、6月仰天湖从此出了个丽春院、7月东澳岛露宿滩头……由陌生走到一起,这也是缘份吧。 今晚是除夕夜啊!而这一晚,我仍然是过客,同样是陌生的面孔,不同的是在异乡,笑容是一样的亲切。说话柔柔的小艳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想不到年纪轻轻的很;埃及皇后的声音极富瓷性;二兰和他的同伴在我们面前文质彬彬;同样来自广州的一对儿蛮有趣,高八尺宽八尺的一个晃胖子与娇小玲珑的颖儿,怎么看怎么不能凑在一起;还有刚在武侯祠初识的北京朋友也来了。和小鬼咬耳朵不如逼大伙儿饮广东茶!谁叫他们自顾大涮羊肉让我俩在房里傻等呢。 成都,广东茶,广州的她俩和他俩和成都驴们,这一晚仿佛回到了那一夜。 新年快乐!Cheers! 三,海螺沟 2002年元月1日,阴转晴。 上午,一车的红男绿女已经闹腾在往海螺沟的成雅高速公路上了,开始的小段公路因大雾堵了快1小时车也没影响大伙儿嬉闹的心情,于是空气也鲜活起来。到雅安的时候,阳光已经在亲近我们了。 穿过二郎山隧道,阳光的厚此薄彼分隔出山上的两种风景。然而,无论是向阳处纵是寒冬的殷殷绿意,还是背阳地铺盖碎冰的枯枝残叶、沟底笔直参天却已枯萎仍然傲然挺立的孤树,无不透着生命的欲动。偶尔转过一道弯口,巍巍的一座雪峰就这样施施然地立在我们前方,明知遥不可及,已禁不住全车惊叹!车在不停地拐着弯,山道在不停地往上延伸,海拔是越来越高了,耳朵也禁不住地呜鸣。窗外掠过山边裸露的晦涩土壤和突现的大块积雪,那种深邃的灰褐与冷酷的苍白不由人激灵灵打个冷战,可是也该有生命在里面颤抖吧。 傍晚住宿海螺沟一营,这是小艳早就订好的。 这一夜很宁静,除了他们窝在房间里打牌大杀四方,我和小鬼就泡着80度的温泉,对着浩月当空,呼吸着0度清冽的空气,把身体放纵;围绕着我们的那些深邃的山影,月光把匿藏的雪影反射出点点惨白;思绪也随着硫磺泉泛出的缕缕气雾飘荡着……如果生命这时候要消失的话就让它消失好了。 元月2日,阳光灿烂。 终于受不住一号冰川的强烈诱惑广州四人组坐上了全世界最贵的山顶缆车。不一会,贡嘎山最高峰的皑皑披雪已经在勾引着我们了。贡嘎山在藏语中的意思是“至高无上,洁白无暇的山”,最高峰的海拔高达7556米,峰顶上的缈缈白气同样在挑逗着飘过峰顶的白云。冰川象火山喷发般的巨大雪流倾泻成千里沟壑,有的还没涌滚到山底下就厚厚的于山腰堆积、凝结,千年百年经过风刀霜剑,冰沟纵横,刀削似的冰川底下是浑厚的土地。我肃然于这种雄壮的力量,那是种让人热血沸腾心跳加速的大自然的力量! 我和小鬼的计划是3日从海螺沟去康定,他们则折返成都。为了更亲近雪山,我和小鬼要晚上留在三营,于是与他们“挥泪”道别。 没有想过运气的问题,虽然来的时候雾锁蓉城;因为在海螺沟两天都看到了日照金山,那是晨辉投射到雪山而产生的令人叹为观止的反射效果。2日清晨站在一营的观台上只能把镜头尽可能拉近、拉近,尽管这样,震撼还是充斥着身体每个毛孔。3日在三营的同一时间,我们拿着相机的手露在冰冰寒气中,呵着、跺着脚,半小时等待的就不仅仅是震撼了, 肉眼所看就耸立在海螺沟饭店木屋子后面的那两座披着璀璨金光的冰山似乎触手可及…… 四,康定与木格错 元月3日,阳光依然灿烂。 中午,我们幸运地搭上了一辆开往康定的旅游专车。一路上,一条河流始终萦绕在我们身边,现在是枯水期,沿途有一带的河床袒露着。车过泸定县,河显得特别宽,才醒悟那就是大渡河了。由于维修中,泸定桥板拆掉了,只留下两根铁索横悬于河上。一抹夕阳投在波涛上,点点霞色涌动,凝视间,河水变幻着,仿佛是一浪接一浪的血红在翻滚!神思当年是怎样的惊涛骇浪!久久不能语。 进入了康定城,天已近晚。跟旅游团分了手,我们俩沿着穿城而过的康定河东张西望找旅馆。一家藏民开的小旅馆颜色很张扬,特别的是旅馆后院就挨着一家藏传佛教安觉寺的后墙。走进去,老板神情淡然,似乎见惯了我们这样的旅者。 入城的河水喘急,日日夜夜浸没在咆哮里的小城好象永远生存在不平静中。那里的人习惯了吧,在轰鸣中悠然地吃火锅、喝酥油茶。夜晚的街上行人稀少,小奥拓满街跑,却大多是空座。河的两旁几乎一溜的食肆也几乎全是火锅店。我最终受不了引诱撞开了一家肯为我们做鸳鸯火锅的小店,不管了,吐着舌头、呼着辣气,一串接一串狂扫。那儿的火锅(后来才知道叫麻辣汤)很有意思,一锅红得发紫的辣椒汤,一天下来不用更换的,加点水就这样轮着不知多少拨人吃过了。 跟当地人聊起了跑马山、聊起他们那首康定情歌,他不屑的神情:那歌啊,都是你们汉人外头风传的,我们不喜欢听。一下子我们成了两个康定傻瓜,于是坚决不上跑马山。 元月4日大清早就起床了,我们要去木格错。 木格错草原距康定20多公里,城里没有公共汽车去那儿,只能包车,现在是淡季,150,不包门票。 凛冽的寒风翻动着早已裸露褐色身体的木格错草原,并毫不留情地钻入我们的骨髓。铺盖的大块大块积雪也瑟缩在那巨大的黑褐色里。远望那一泓野人海,都已凝结成浮冰。一位藏族小伙子和他妹妹正牵着他们的白马等候着我们。 他叫任情,他帮自己改的汉名。 任情陪我们翻过褐色草原,来到他们临时歇脚的地方,从这里可以远眺其中一座白雪皑皑的贡噶山峰。它的头高高抬起,傲视着蓝得发亮的天空。令我惊讶的是,在这个临时营地,任情的族人也辟一小土坡设了小神龛来供奉他们的神,那是用小石块堆砌的,向着的就是那雪峰! “我们一生下来就有神了,”任情说,冽风中他只穿了两件单衣,那是汉装,他妹妹也一样;脚上蹬的是露出半个脚跟的解放鞋。“你们没有吗?怎么会没有呢?你们……” 我无法回答他。莫非对他说我是个无神论者?说我一生下来生命就是属于我自己的了? 我只有默默聆听他,听他说他们的神,说他喜欢的汉族歌曲,说他想到城里去,可是他得先挣钱;家里远着呢离木格错骑马都要一天路程。他居然唱起了几句流行歌。 我们说你唱藏歌吧喜欢听,他说藏歌你们听不懂啊,我说懂的懂的。是懂的,他操着嘶哑的嗓子唱歌的眼神,就跟昨晚康定一家小吃店里那位穿藏裙的姑娘的一模一样。昨晚小鬼拿出相机要和她合影,姑娘兴奋得一把搂着我;叫她唱歌呀却扭捏起来。她和弟弟就在这家店里打工,看的出汉人老板待她姐弟很好,她喜欢这里的生活。可是当我们提到想去塔公草原时,她的眼睛发亮,“那是我家乡呀,那儿有美丽的草原,你们去那儿吗?太好了!”我知道无论她走到哪儿都不会忘了那儿的草原,她的根在那儿。 我们在这个石头堆砌的神龛前合十,心里默默祝愿任情所想望的生活如他所愿。 策马跑啊在这一片草原上,风在呼啸,云在流动。任情说,夏天再来吧这儿很漂亮呵,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盛开。我们想象得出。 回转的时候,任情拉我们到木格错海边他的小木屋里,要我们尝尝他做的酥油茶,那真是好极了!生火煮水、生起火炉,棰打着酥油茶,任情的手忙碌着,不一会和着弥漫的酥油茶香,一屋温暖。 藏耙,任情执意要教我们怎么做藏耙。掏半碗青稞粉,和着酥油茶,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指并拢紧贴碗边来捏,要同时转动着碗,直到捏成块状,就成了藏耙。我们终于把亲手做的一片片藏耙碎塞进胃里,大口喝着酥油茶。他看着我们狼吞虎咽,咧开嘴笑,傻乎乎的脱了帽子,揉着蓬草似的乱发,又戴上,又脱了、又戴上,这成了他的习惯动作了。 这是我在旅途中碰到的可爱的一个人了。 到这里似乎是尾声了。 昨天,在去深圳的火车上收到沙沙发来短信:今天是我们相识一周年纪念日啊!是啊,3月7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去年今日我们这班来去自由的朋友们走到了一起,生命的旅途凭添了几许精彩。 零碎的记忆在往返于广深线的匆匆中跳动,而又重新感动。 籍此文献给我亲爱的朋友们,节日快乐! 2002年3月7日草于广深线,3月8日修改。

    嘉峪关关城

    图片 27

    嘉峪关关城

    本文由伟德体育发布于伟德旅游社,转载请注明出处:嘉峪关的大门是朝西开的,我要和你交一辈子朋

    关键词: 我要 嘉峪关 康定 和你 云南